新郎家在西安戶縣,新娘家在延安宜川縣,然而婚宴卻在戶縣舉辦完後“轉戰”西安再次操辦。近日,有知情爆料人稱,延安市宜川縣政協主席康雙全嫁女兒,分批次多地操辦婚宴,僅在西安舉行的答謝宴便有25桌,一桌價格達到2980元,一場答謝宴下來花費在8萬左右。記者向新郎詢問這場婚宴何時結束,新郎表示,婚已經結過了,今天是一場答謝宴,目前擺的是第二次,總共要擺四次。(6月1日中國新聞網)
  新郎家在西安戶縣,新娘家在延安宜川縣,然而婚宴卻在戶縣舉辦完後“轉戰”西安再次操辦,政協主席答謝宴的方式類似於“游擊戰”一般,打一槍換一個地方,更加值得註意的是,分批次多地操辦婚宴,僅在西安舉行的答謝宴便有25桌,一桌價格達到2980元,一場答謝宴下來花費在8萬左右。
  當前,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得如火如荼,其核心要義就是要“反四風、樹新風”,“八項規定”、“六項禁令”中更是有關於嚴禁黨員幹部大肆操辦婚禮的相關明文要求。禁令面前,瞭然於胸的政協主席也有自己的盤算,就是想通過“游擊戰”的方式躲過風頭,以期安然無恙。
  “分批次”宴請,政協主席的“如意算盤”想必不難推敲一二,無非都是些許“偷梁換柱”、“權力變現”的伎倆罷了,一來,通過“分批次”進行婚禮宴請,給宴請披上了“馬甲”,婚宴就自然顯得不那麼張揚了,便可堂而皇之躲避相關部門的追查;二來,多次宴請必然是高朋滿座,絡繹不絕,無疑能體現自己領導的“號召力”、“權威性”,臉面也有光了;三來,作為一方領導,其下屬單位、下屬人員當然要“心到”、“禮到”,若不趁自己手握重權的時候藉機斂點錢財,不然“有權不用,過期作廢”就悔之晚矣。
  其實,前段時間有報道稱,公款大吃大喝由高端酒店轉入了隱蔽的私人場所,政府食堂的小包間等等,諸如此類不一而足,這些其實都和宴請“游擊戰”如出一轍,他們之所以這樣不辭勞苦絞盡心機,無非都是想給“四風”化化妝、轉轉型而已,想的是迴避相關禁令,須知,偽裝的“四風”一旦流行,官員必將肆無忌憚,需要引起高度警惕。
  簡言之,宴請打起了“游擊戰”,監管可不能再“躲貓貓”了,成由勤儉敗由奢,狠剎“四風”要有高度的敏銳性,用持之以恆的毅力,用“慧眼”除去偽裝的“馬甲”,構築起有力的多渠道監管網絡,強化問責,進一步加大查訪懲處力度,及時通報,嚴肅處理,不給“四風”半點可乘之機。
  文/晟達者  (原標題:宴請“打游擊”,監管“躲貓貓”�
創作者介紹

油麻地

ffmdjy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